提奥

@提奥跳桑巴

Mer (二)

[汽水三角][情敌变情人]

可我不觉得他们可怜,唯一多出来的思绪,只是越发想让自己一辈子不要成为那样的人。

05

从小到大,朴志训都是不缺糖果的小孩。相对于普通人来说,他能更轻易地获得些什么。至于原因,大概是那张过于美丽的面容与某些东西发酵的产物。
「得到的东西与没兴趣的东西其实并不矛盾」
每当他被人用爱慕的眼光望着时,他总会这样想。
然后呢,似乎是已成本性的微笑。就算残忍的拒绝也被认为是情有可原或有莫大苦衷。

但自从他有记忆起,他就知道他不快乐。
记忆是支零破碎不成形状的,谁也不知道它是何时成了系统,成了比灵魂更重的部分。
朴志训却不看重他的记忆,都是一样的,每一年每一天每一秒。
无趣。

06

这一天已经是朴志训第六次收到粉色的情书,第四次被人当面告白。人换了无数,唯一不变的是朴志训的态度。
“学长,我...我喜欢你。你能和我交往吗?”女孩羞红了脸,头都有快扎到地下去的趋势。言语中蔓延的好感挡都挡不住。

“抱歉,我不能接受你。”首先是皱眉,再然后便是万分为难的微笑。仿佛拒绝他人的不是自己,但没人会怪罪他。
女孩颤抖着肩膀,抽泣起来。朴志训走上前去,轻轻揽住她的头。
“别哭,你会遇到更好的人。好吗?”在她耳边说着。
「所以,别缠着我。」
轻拍她的后背,温柔的将快要溺水的人更大力地按进水中。
后退几步,转身离开。连脚步都蕴含着安慰与不得已。他已经对于这样的事驾轻就熟。

并不会愧疚,哪怕一丝一毫。
「我永远永远永远不会成为这样的人,可怜可笑至极。」
只是这样想着。

07

十五岁的朴志训每天都会穿着整齐的校服步行去学校,而现在这条单调的路似乎多了些变化。在接近学校的池塘中浮起多张零碎的纸张,不远处还有一个黑色的书包,皮质,已被撕扯的不成样子。
真可怜。他顺势看了看左腕上的石英表。
「快迟到了」
朴志训把散落在路中央的碎片像踢垃圾一样踢开,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去。
还来不及走几步,有一个力度扯住了他的衣角。不着痕迹地皱眉,随后转过身来。
眼前是一个与自己相当年纪身材的少年。过长的刘海已经盖过他一半的眼睛,窄窄的小脸似乎真的只有一巴掌大。
唯一突兀的是他浑身湿透,没有一个干处。
「书包的主人?」

“请问,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?”笑容准时挂起,热心温柔的语气,刚才的皱眉仿佛只是错觉。清晨的雾已经散开,阳光像一层蜜糖刷在他的脸上。
而对面那个少年却开始不能自控的大笑,打破了他阴沉的气质。
“你好假,笑的。”话语之间还夹杂着笑意,少年拨起了刘海,抬头正视朴志训。最先入眼的是他琥珀般剔透的眼眸。
“不是踢开了吗?”

一切的喧嚣似乎穿越了光怪陆离的时光终于到达了他的耳边。这是第一次,出现了让他无法把控的事,并不难堪,甚至有些隐秘的快感。
终于,
终于。

08

在那次之后,裴珍映就缠上了朴志训。裴珍映就是上回那个被恶作剧的少年。
而朴志训却奇异地并不感到厌烦。虽然他始终对裴珍映保持着自己擅长的待人态度,不过热也不冷淡。但他自己心里清楚,裴珍映是特别的。
九年级这年,始终独行的朴志训终于有了一个同行之人,虽然不是他所愿。

从裴珍映喋喋不休的口中得知,他经常被人恶作剧,而最严重的一次还不止把他的书包扔到水池中。
“他们说我是个恶心的怪物。”裴珍映一边含着雪糕,一边模糊地咕哝着。语气却活泼,跳跃着只踩斑马线的白线,毫不在乎的样子。他低头看了眼表,突然拉着朴志训开始奔跑,“超豪华咖啡布丁限量50份,我一定要吃到!!!”
朴志训很少被这样直接热烈地接触,所有人就连父母对他都是小心翼翼的,他一时愣住了。再回过神来已跑过了一个街区,甜品店就在眼前。
他却看不到其他。霓虹灯,人群,喧闹声,一切的一切都变成灰白色。除了被夕阳拥抱的裴珍映,少年的发丝跃动着,似乎有根线顺着他的下颚线从胳膊一直连到两只相握的手。
比火焰更烫。

“---呼,到啦!”裴珍映转过头来,刘海已被吹成偏分,“你......”他却突然愣住了。
朴志训不着痕迹地挣开他的手,有些疑惑。
“我怎么了?”
双颊突然被裴珍映捧住,“你笑了。”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起,他的脸上漾起了几分笑意。
“我不是在做梦吧?志训哥,你这回是真的笑。胳膊伸过来!”朴志训已经彻底当机了,很听话地伸出胳膊。
“啊!你咬我干嘛!”胳膊上留下两个深深的月牙,朴志训这才彻底清醒过来。
裴珍映有些兴奋,“是真的!我没做梦。哥你是不是终于爱上我了!”
“没,像狗一样。”他迅速恢复了冷淡的表情,用不小的力气踢了他一脚,“你还想不想吃布丁了?”
转身走进甜品店,脚步稳当,耳朵却通红。走了几步还听得到裴珍映在身后的偷笑。

随着和裴珍映在一起他失控的次数越来越多,朴志训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慌与欣喜交织共存的情感。
用双手捂住脸。
「我完了」
风,终于穿越大海吹到了他的身旁。

评论(5)

热度(8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