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奥

@提奥跳桑巴

Mer (一)

[汽水三角][情敌变情人] 

 

你是冰川下最后一口呼吸。

 

01

高一开学,赖冠霖早早地来学校报告。
越靠近学校,身边穿同样衣服的人就越多。一张张朝气蓬勃的脸,毫不客气的向众人展示着「青春」这两个字。
九月一日,天气已渐渐转凉,绿叶和着微风穿过他的发间,频繁吹起衣角。昨天刚刚领到的藏蓝色校服服帖地穿在身上,黑色小领结挂在正中央。
站在新学校气派的大门前,深吸一口气。
左脚先踏入。

从昨天傍晚收到的邮件得知,他被分到了高一(F)班。当然别误会,这所学校并不会划分优劣等,只是普通的区分方式。
在人群簇拥之处凭借自己还算高挑的个子成功看到了楼层表。还不错,三楼靠左边的教室,离操场很近。
一步跨两阶地来到了教室门口,从门上的小窗口可以看到教室人不多,但气氛已经热烈起来。
「希望和同学们相处愉快吧」
拉开门,走了进去。

02

赖冠霖又一次望着窗外发呆了,新学校的生活没有想象中那样精彩,岁月匆匆流转,一学期已经过了大半。
开学时赖冠霖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,第四排。可以一眼看到楼下的操场。
「真无聊啊」

突然一个人影闯进了他的眼前,或者不应该用「闯进」这样的动词,那个人的步伐很缓慢,虽仍然不缺少攻击性。
似优雅的豹子摇着尾巴,但你清楚它并不是猫。
朴志训。
同时刻的,赖冠霖迅速抬头望向对面的高年级教学楼走廊的窗口。
果然,他也在。
裴珍映也专注地看着正穿过操场的朴志训。忽地他转过头望向对面的赖冠霖,两栋楼的间距也无法模糊他的表情。
他笑了,然后口型变了变,可惜赖冠霖不能准确解读出他的话语。
难堪,是一种做坏事被人发现了的感觉。
“嘭”
大力地关上了窗户后又有些不服气,「我怕他干嘛 他不也一样」。
但再没有继续望楼下看。

03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眼神不自觉地锁定朴志训。
他是学校的学生会会长,课业出众的社团领袖,风度翩翩且温柔高尚。开学第二天,他负责去新生班级招收社团成员,当然也来到了F班。
赖冠霖觉得老师们的此举真的非常睿智,因为没有人能拒绝朴志训的邀请。只要他站在你眼前,呼吸重些似乎都是过错。
当他问到,有谁想加入学生会同他一起为学校服务时,班上大部分人都举了手,赖冠霖也不例外。
也许就是这个时刻吧。

朴志训走下讲台,恍若天神降世,一步一步踏在赖冠霖的心脏。
完美的微笑弧度漾开,“这位同学,你叫什么呢?”
狡猾的豹子,轻易地让猎物自投罗网。被吃的只剩白骨时,仍会心甘情愿地奉上自己最诚挚的赞歌。
“赖冠霖。”
“很好听的名字。那我们会议室见哦。”极其干脆的转身离开,却又给人多情的误判。
陷落的太轻易。

04

裴珍映和他不一样。
虽然他们都对朴志训有好感,但他不像赖冠霖一样小心翼翼,只敢偷偷观看。
裴珍映似最热烈的凡尔赛玫瑰。他的感情艳丽且直接,是赖冠霖一辈子都做不到的表达方式。

裴珍映的出现是在一次学生会活动后,赖冠霖默默地整理桌上的资料。朴志训在一旁叮嘱副会长核对即将召开的运动会各项事务。
暖黄的灯光下流光溢彩,他甚至可以看清朴志训微翘的睫毛和有细小绒毛的侧面。
这是赖冠霖非常珍惜的时刻,离朴志训最近的时刻。
但被打破了。

“你在偷看他。”一个清越的少年音。
赖冠霖被吓得浑身僵硬,说话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他的身旁,也不知道观察了多久。他个子不算高,赖冠霖低头便可以看到他浅浅的发旋。
“不过我劝你放弃,他是我的。”他继续说着,言语之间蔓延着一种强烈的自信与调笑。
赖冠霖几乎是落荒而逃,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
这本该是个普通的午后。

评论(5)

热度(7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