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奥

@提奥跳桑巴

海岛日记㈠


[乱炖cp][主赖狼]

三角?四角?
又名《裴书记下乡记》

到这座小岛上已经十天零十六个小时,裴珍映还是没法强迫自己习惯这里的生活。
坐在海边礁石上,听着浪花一下一下拍打着石头,天际已经渐渐泛紫。他到这里来的第二天就发现了这块无人打扰的地方,风景也恰好不错。
每天放学后,他都会像现在一样买一罐冰镇乌龙茶,坐在一块勉强平整的礁石上消磨时光,直到太阳完全落入海中。

一个礼拜前。
“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。”被班主任领进了新的班级。
“大家好,我是转校生裴珍映,来自首尔。请大家多多关照。”看着台下陌生的面孔,露出算是友善阳光的表情。
裴珍映转过身去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刻意写的慢些,听着班级里并不算小声的议论。
“首尔?”
“好帅啊!”
“真的假的?大城市......”
“......”

“好了,裴珍映同学,就坐在四组的空位置吧。”
“嗯。”
海岛上就是不缺阳光,他站在讲台上,底下的一切都在一束束金黄之中,包括属于他的桌椅。就像梦中的场景,并不真实。
走下讲台,落座。

“安静下来!开始上课了!”老师连续说了几遍班上仍是不能很快进入状态。
不一样,很不一样。
这里的所有都与从前不一样。
在到岛上的第一天,他最先没有去学校报告,而是把这个要待起码一年的小岛转了一圈。没有高楼,没有霓虹灯,没有电车,街上的人很少,都很悠闲的样子。没有大型商城,只有几个很小的便利店。
但风景很美,似乎走到哪里都能吹到海风。

在发呆中过完了一天的课程。他在首尔的高中便时常霸占年级第一,还自学了所有的课程。
而且,他实在无法静下心来认真听讲,只是望着窗外。可以看见码头,几艘渔船停泊在港湾,很少有渡轮经过。
在学校也隐隐听得见海浪声,空气中有一种盐味。

四点五十放学,非常准时。
没有课后的培优班,没有一同去卡拉OK的朋友们,没有拖堂,没有约好去新开的甜品店的女生。
老师就好像五点又有工作一般,下课时间一到就火速离开了。
回绝了几位热心同学去抓鱼的邀请,裴珍映慢慢地收着书包,就算到了现在阳光依旧灿烂,让人有些睁不开眼。他知道,后门口有几个人在偷看他,从桌上透明的水杯就可以看到。
是赖冠霖,他来这里记得的第一个名字。
和他一起躲门后的还有一个个子稍矮的男生,不过他没什么印象。
在来班上之前,还要在办公室交一些转校文件。那时老师便对他说有什么事可以找班长,也就是赖冠霖。
“是很热心的孩子哦!”

从回忆中剥离出来,夕阳已渐渐变红。
「怎么还在那」裴珍映背上包,拖着步子向门外走。经过他们时,也目不斜视。
“喂!”
“他没看到我们吗?”
实在没办法,裴珍映以惊讶的表情回头。
“哥,他真的没看到我们!”随即转向他,“你好啊!我是柳善皓!”
“你好,我是裴珍映。”
“他装的,白痴。”
裴珍映笑到一半僵住了。
「老师,你说的热心?」

三人行。
“老师要我们陪新同学上放学!”
“哦,谢谢。”
“你真的是首尔来的吗?”
“嗯。”
“叔叔带我去过一次,那里很漂亮哦!”
“嗯,不错吧。”
“你见过明星吗?”
“在酒吧碰到过。”
“酒酒酒...酒吧!!去首尔在街上看到,叔叔都不让我进去,说里面有穿的很少的大姐姐!”
“呃...其实我也很少去。”裴珍映还记得他是被朴志训拉去的。转学的时候都来不及和他说一声,不知道朴志训会不会怪他。

这一路就在柳善皓的提问中过去了。赖冠霖在旁边默默地走,只偶尔复合一下。三个人都吃着刚刚在路边买的裴珍映没听说过牌子的冰棒。
在首尔时他是要乘二号线回家,车上人很多很吵闹。而现在,却一切都静了下来,只有三道影子,两辆自行车,三人走的比云还慢。路上空旷的可以一眼望到尽头。
“我到了。”眼前已经出现外公的房子。

“我还有好多事情想和你聊呢,小映~”
“走啦,别烦他了。”他对着裴珍映扯了下嘴角就把柳善皓拉走了,“明天见。”
“明天见。”看着他们两个离开的背影,骑着自行车,快速穿过一缕缕晚霞,越来越远。柳善皓的笑声却隔十几米都听得见。
转身关上了门。
赖冠霖没有老师描述的那样热心,反而是老师没有提到的柳善皓很活泼的样子。第一天的转校生活让他觉得新奇却又疲惫。

外公的身体出了些问题,爸爸妈妈刚刚又接了一个摄影工作,要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。他们决定完成工作后就回到老家照顾外公。新学期快开始了,于是裴珍映就干脆提前转到了这边的学校。
裴珍映上到二楼自己的房间,坐到桌前,打开台灯。早晨便放在床头充电的手机至今没有充满。外公说过这里的电路时常会有些问题。
一开机便是几十条讯息的轰炸。
全是爸爸妈妈,同学朋友的问候。
一一回复了之后。
拉到最底下。

『你死定了!』
来自转眼间便相隔千里的好友朴志训。

『别生气啦』
『等放假了我会回来 或者你来这边玩』
『今天没带手机 衰』
『好惨 这边连电影院都没有』
裴珍映一边笑着一边回复讯息。同朴志训聊到凌晨两点多直到手机没电才睡觉。
伴随着隐隐浪涛声入眠的一夜,新奇的体验。

第二天一起床就7点了,只好骑着外公从后院翻出来的自行车去学校。虽然被擦的很干净,但还是能看得出陈旧。据说还是妈妈上学时骑的车。
一拉开门,便又看到了赖冠霖,没有柳善皓的身影。
“你很慢哦。他今天值日。”
“...哦,抱歉。”
“走吧,要迟到了。”
“嗯。”

清扬的海风吹打着身体,两人莫名其妙的开始竞赛般骑着车,到达学校时都大汗淋漓了。
赖冠霖看着裴珍映胡乱的刘海,低下头轻笑了一声,“白痴一样。”
裴珍映没有听清,“你说什么?”
“...没。进去吧,快迟到了。”
“哦好。”跟上了赖冠霖的脚步。

截然不同的新生活开始了。
似乎带着海盐味。

评论(3)

热度(40)

  1. 小松鼠啾咪提奥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内容好棒!